首屆創新者聯盟大會!“創聯”們都談了些什么?  
發布時間: 2016-09-08 瀏覽次數: 27
 

前言:G20杭州峰會開幕式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面對當前挑戰,我們應該創新發展方式,挖掘增長動能?!?在二十國集團工商峰會也指出,“堅定不移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釋放更強增長動力。建設創新型國家和世界科技強國,是中國發展的迫切要求和必由之路?!?近日,我校政治學研究院聯合中國與全球化智庫(CCG)在北京發布《世界創新發展報告2016(公共政策篇)》。報告描述和總結了11個在創新領域卓有建樹的國家創新公共政策,從整體規劃、協調性機構、激勵環境、教育環境和法治環境五大專題對各國的情況進行系統比較,在總結11國經驗基礎上,結合中國實踐,課題組提出中國未來創新戰略規劃及具體操作建議。


《世界創新發展報告2016(公共政策篇)》提出,要激發中國的創新潛能,不能僅依靠研究團隊或個體的創新行為,還應該從國家戰略和公共政策上進行整體規劃和推進。如何為系統創新做好規劃、激勵和保障,在我校舉行的“系統創新的公共政策支持”研討會暨第一屆創新者聯盟大會上,來自政府、企業、學界的各方人士,共同進行了一場創新頭腦風暴。

華東政法大學政治學研究院院長高奇琦教授指出,目前中國已經走到需要將創新列為頭等發展戰略的時刻。但現實情況是,當下我們卻處于創新緊迫與創新無力的緊張之中。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人們對于創新的理解存在偏誤,大多數人將創新簡單理解為科技創新,但實際應是系統創新。他舉例說,前蘇聯科技實力很強,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當它在全世界發展軍事科技的時候,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卻在資助比較政治學研究。事實也證明,光有軍事科技創新是不夠的,國家軟實力也很重要。那么,創新是什么?簡單說來,就是“與眾不同、有所功用”,即有差異性的實用,要讓知識激發出實用價值。就創新本身而言,其理論基礎是多元主義而非自由主義。


中共上海市委宣傳部理論處處長季桂保認為,系統創新應關注三方面:一是社會氛圍的營造。人們經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就是創新要允許失敗、允許出錯。那么,允許失敗、允許出錯的主體是誰?這個主體就是社會本身,對于創新而言,營造良好社會氛圍和好的文化環境至關重要。媒體在報道創新案例時,不能只報成功的案例,一些失敗的案例,對于咱們國家的創新來說,也是有作用的。二是創新背后的哲學問題,即“同與不同,變與不變”的張力問題。對于創新而言,在變革和顛覆中,是不是還有一些不變的東西?比如,工匠精神,對于一些傳統的好的東西,需要傳承和延續,不能一股腦地全部丟掉。三是公共政策的規劃和協調。政府要抑制一種沖動,即一提到創新,政府部門盲目入場、急于干預,想要進入創新的第一線。

上海市科學學研究所所長駱大進指出,現在我們處在創新躍升的關鍵時期。中國科學院日前發布的一份科技預測報告顯示,在代表科技發展方向和產業需求的幾十個關鍵技術領域中,中國有16.3%處在領跑階段,30%左右處于并跑階段,53.7%處于跟跑階段。對于創新,我們要有自信。但同時也要看到問題,比如就全社會勞動生產率來說,在全世界40個主要經濟體中,中國現在還處在第39位。這也就印證了我們為什么要以科技創新為核心。那么,由誰來驅動創新?駱大進認為,要進一步健全制度,讓科學家能夠去仰望星空,保持對未知世界的探索精神。同時,要創造良好社會環境,激勵企業家進行創新。而對于政府而言,并非當“甩手掌柜”,要發揮好監管作用。政府監管,不單單是設置準入門檻,它更多地應該是提供一個穩定的預期和引導。


上海市中小企業發展服務中心副主任衛丙戊認為,毫無疑問企業是創新主體,而中小企業應該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數據顯示,截至去年年底,上海市約6000多家高新型技術企業里面,90%都是中小企業。而這6000多家高新技術企業在專利生成方面,70%以上是由中小企業完成的。目前最需要關注的是,中小企業如何從生存型過渡到發展創新型,即如何從“生力軍”變成“主力軍”。企業如何成為創新型企業?需要內化與外化兩種力量。內化指的是一種推力,這更多體現為企業內部的生存與發展的壓力。外化則是一種拉力,是指政策的引導與資金的扶持。只有內外共同發力,才可能推動創新。

玫琳凱中國對外事務副總裁張晶認為,創新不是野生放養的,創新也需要管理。真正的創新需要一定的資源投入,有些是需要極大的投入,難出成果,一旦出成果,會有極大的效益;有些容易出成果,但創新的成果并不一定好。創新管理的目的,就是要在不同的坐標選取不同的項目,以實現資源利用的最大化。


研討會上,有關知識產權保護的話題,引發熱議。華東政法大學知識產權學院教授王遷指出,知識產權被稱為創新的保障利器,是為鼓勵創新而產生的。寬資本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關新認為,從前好技術不拿到中國來,但是對當今世界大多數國際化公司而言,擁有好的技術卻不拿到中國來是一件非常丟臉的事情。那么,問題來了,怎么能夠將別人的創新思路以及寶貴的技術經驗引進中國呢?這就需要我們加強對于知識產權的保護,最終能夠在別人的基礎上利用我們自己的市場實現兩地同時開發研究。未來“山寨”只會漸漸走向沒落,新的時代我們需要真正的創新技術。


上海市法學會副秘書長湯嘯天認為,允許試錯是系統創新法治保障的核心內容。我們既需要知識產權去保護創新的成果,更需要去保護創新的萌芽生長過程。創新具有高度的風險性,需要多元化、系統化的支持。只有完善法治保障,才能使創新者沒有后顧之憂。允許創新試錯應該從理念的宣示走向現實制度,法治保障要從“防彈背心”變為“磁懸浮充電”,盡最大可能不使創新者“頂著黑鍋”前行。


 
 
福建11选五开奖结果